亞崙港——疫情後經濟發展

  一場疫情弄得全球供應鏈斷裂,世人漸漸醒覺,逆全球化暗流湧動,持續一段長時間的分工合作模式,需要被重新檢討。同一道理,大部份人採納的普世價值觀不一定是對的,迂腐於沒有現實理據支持的經濟學術研究,借自由市場之名令經濟走上錯誤軌道之學者或領導人俯拾皆是。一個國家更重要的,是擁有自給自足的相對廣泛生產能力,避免被別國牽着鼻子走。

  因為預期全球政府應對金融危機的方法,都是別無他法不斷放水,所以股市亦作出強烈反彈。相信實際數據的保守投資者,是會等經濟數據正式走下坡才會入市;相信股市比實際經濟走前的人,就會提早入市;相信資金流決定股市走向的投資者,自然會支撐大市。

  資金走向確是所有經濟活動及政府機構焦點,到底資金應該通過何種途徑,進入市民手上。基建投資是政府處理實體經濟的拿手好戲,通過量化寬鬆將資金打進金融市場投資者之手,繼而祈求投資者獲利後消費帶動實體經濟發展,也是幾乎別無他法之法。投資市場還是公平的,懂民心者得以獲利。

  近來最明顯的受惠行業是網上辦公、網上購物、網上遊戲等。筆者身處的金融服務業,也是屬於一種網上交易的行業,網上交易引伸出來的商業模式,涵蓋不同類型的金融產品,當中涉及金融科技在交易及開戶上運作,相對忽略金融科技投資的券商,就比較缺乏競爭力了。在監管條例不斷修改及演變下,會造成利益傾斜,所以業界須爭取維護公平的競爭。

金融發展策略研究所所長

詹劍崙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