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崙港——康宏環球的啟示

  康宏環球(一○一九)近日上訴,覆核聯交所取消其上市地位的決定,並要求延長復牌限期。公司兩年半前起停牌,是向監管及執法當局通報前管理層違規後主動作出,此後一直與當局合作,年初更想擴展業務,卻因未如期交出帳目核數報告,影響復牌進度。

  康宏環球未能交出核數報告,至少顯示其與核數師羅兵咸合作出現問題,未來或有需要更換核數師。聯交所應審慎處理其復牌要求,提供足夠辯解機會;未來更應就除牌前停牌時間、補救期等加強透明度,以及設立清晰標準。在疫情持續影響人口流動性及核數工作下,停牌時間也應該相應延長,給予公司機會符合復牌條件。

  筆者曾經作為停牌最長公司的主席及執行董事,最後公司成功復牌,也有賴當時監管機構不阻礙經濟發展,以及照顧小股東利益的態度。可惜今時今日的監管文化今非昔比,造成對香港金融發展的極大障礙。各方業界代表,更應該在這些除牌政策上,積極提出專業及具建設性的建議,始終監管機構這種一刀切的做法,對各方都有欠公允。

   香港可考慮推行美國的「粉紅單制度」,該制度為選擇不在交易所或納斯達克上市,或不滿足上市條件的股票報價,畢竟停牌對公司的集資能力也會造成影響。康宏作為具規模而且穩健的公司,若不幸被除牌,對各持份者也造成損失。未來聯交所應完善停牌復牌制度,並推行粉紅單市場,使這類公司股票也有一定流動性,平衡監管要求、公司及小股民利益。

金融發展策略研究所所長

詹劍崙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