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崙港——重新檢討「經濟學」

  傳統上政府稅務政策是財政政策重要部份,配合貨幣政策以調控經濟,以往在舊社會金本位體制及經濟學課程教導下,財政政策顯得尤其重要,因為那些時代貨幣供應量確實有限。

  今時今日自從發現可以無限「印銀紙」後,資金不再是有限,難道政府真的要靠稅收來支持開支嗎?稅收的一個作用是回收市民上手頭資金,拖慢通脹步伐,維持資金購買力,就像上市公司回購股票後註銷,理論上可增加股票價值。

  經濟學家不時語出驚人作預測,卻往往失準。二○一六年十一月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當晚,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明(Paul Krugman)預測全球經濟將陷入衰退,結果至今仍未應驗。反觀二○○八年爆發嚴重金融危機前,普遍經濟學家卻未能預測。經濟學從來都不是一個絕對科學的學科,無論從歷史、統計及理論分析,都不能達到準確結論。

  經濟學家經常預測失準,也許問題出自經濟學的教育內容,過於偏重以既定經濟規律及理論,解釋社會經濟活動,包括供求關係、通貨膨脹,逐漸與社會脫節。二○一四年就有十九國大學經濟系學生,聯合批評課程內容的自由市場理論狹隘,呼籲校方修改課程,納入金融崩潰、食品安全及氣候變遷等議題。

  因循守舊的經濟學家,主要是用國家債務來分析經濟,但債務問題實質上是法律問題多於經濟問題,國家永續債務已是一個定律。如果經常活在金融危機恐懼中,就不能放膽享受資金市帶來的效應。

金融發展策略研究所所長

詹劍崙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