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商講場——續談民不聊生

  上回筆者提及年輕人未來的問題,今次我們談談政府在民生保障的責任。

  香港屬外向型經濟體系,極易受外圍經濟環境影響。如美國息口及人民幣匯價等,都為港人衣食住行帶來影響。但香港政府一直奉行「小政府、大市場」施政理念,積極不干預市場運作,所以就算外圍風高浪急,樓價飆升,港府亦打着自由經濟旗號「積極不干預」。所以,當這些自由市場影響出現時,市民就只能靠自己,但往往求助無門。這些情況在香港社會比比皆是,例如強積金和港鐵領匯(領展前身)上市便是最好例子。

  以強積金為例,這本為政府提高市民退休保障之政策,是香港現時養老制度主軸。但強積金卻由私人營運,完全任由市場自行調節,引來收費水平偏高、回報率低、易受市場波動影響及欠缺監管等問題,淪為養老笑話。現時政府沒有規管市民如何選擇強積金投資組合,美其名是尊重市民選擇及讓市場自由運作,實際上是逃避教育及監管責任。作為強制性供款制度,強積金目標是儲蓄養老,若因投資不當引致虧損,市民豈非得不償失?

  除了長遠退休保障,政府亦沒有妥善保障市民日常所需。最明顯例子莫過於將屋邨商場售予領匯,即將公產私有化,但自領匯接手後,表面改善街市商場環境,背後卻迎來租金大幅提升,引致商戶怨聲載道。昔日街市變成連鎖店基地,基層市民被逼「捱貴貨」,生活百上加斤。政府有責任為公屋居民提供合理服務設施,就算要引入市場機制,亦應嚴格監管,以民生為首要考慮,切忌只顧「資產升級」,放任商家壟斷市場,逃避實現市民安居樂業責任!

亞洲聯合基建主席

彭一庭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