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臨之宜——中藥處方標準化

  屠呦呦從晉代醫書《肘後備急方》中,得到提煉青蒿素靈感,其研究成果在二○一五年獲得諾貝爾醫學獎,備受世界肯定。從研讀中國傳統古書中,我們可以學習前人智慧。

  最近筆者翻閱一九四○年由東華三院編撰的《備用藥方彙選》,內容分為中藥的「內科方劑」、「內科膏丹丸散方」和「外科跌打內服膏丹丸散方」三大部份,共收錄八十一道藥方供中醫師臨症時使用。

  筆者認為這是一項具前瞻性的改革,原因有以下三項。第一,中藥處方標準化。透過中醫藥千年經驗,制定通用而固定特效藥方,節省面診和檢藥時間。遇上特殊病例,中醫師可在標準化藥方的基礎上,增減藥材份量和種類,切合病人需要。

  第二,簡化和改善診療過程。每道標準化藥方都編上代碼,檢藥人員只須按號配藥,減少出錯。處方藥材已被研磨成粉末,病人將藥粉融於水中煮沸,或直接吞服即可,使用方便。

  第三,提升效益。一九三七年日本侵華,大量流離失所的難民湧入香港,病人數目大幅增加。

  將處方和診療程序簡化,有助減輕中醫師工作壓力,亦使更多病人得以接受治療,受惠者群體得以擴大。

  我們日常喜愛飲用的涼茶,其藥方也是標準化的產物,在二○○六年更成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

  醫學之效,實基於藥;臨牀治療,尤貴處方。是次標準化改革,是精煉前人醫學智慧之舉,在一個大平台上得出更具成本效益的治療方式,又不失對病患關懷。

知臨集團創辦人及行政總裁

禤駿遠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