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股魔鏡——新時代交替? CEO大洗牌

  上周一則商業新聞頭條是Google的創辦人Larry Page和Sergey Brin雙雙退位,分別辭去母公司Alphabet的CEO及總裁職務,但兩人在董事會仍然擁有51%的投票權力。

  儘管Google的財務狀況相當不錯,它仍面臨一系列非財務相關的挑戰,主要來自法律和監管方面的反壟斷和隱私調查,以及如何處理勞工問題的爭議。

  根據美國人力招聘公司的數據,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共有1,160位CEO離職。其中少數離職的原因為退休、生病或併購。然而,TMT行業CEO的更換人數卻是自2002年以來最高的。一些高知名度的CEO離職包括惠普(HP)、智遊網(Expedia)、e-Bay、華納兄弟、WeWork等。消費及零售領域CEO的離職則為今年第二高,其中包括麥當勞、卡夫亨氏(Kraft Heinz)、百思買(Best Buy)、耐吉(Nike)、安德瑪(Under Armour)和GAP等知名品牌。

  其中,一些公司透過適當繼任計劃的制定,並與投資者進行了溝通來進行CEO的更換,而另一些公司相比之下則是較為突然地宣佈CEO轉換的歷程。

  當整個市場中的許多交易相對以較高倍數進行時,看到這樣多的異動也讓人吃驚。鑑於行業動態的快速變化及中美貿易關係的起伏,大眾對公司領導者的行為以及他們在ESG議題上有愈來愈高的期望。未來回顧歷史時,2019年很可能會被標記為發生重大轉變和發展方向下一個十年的轉捩點。

  新的領導者需要規劃新的戰略來應對不確定的環境。誰擔任CEO以及CFO所傳達的訊息,也會影響大眾對股票的看法和管理股票的溢價。投資者應更加注意此類的變化。

博譽顧問集團資深顧問

周亨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