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股魔鏡——生物科技業的併購發展

  過去五年中,美國生物科技領域發有超過400宗大型併購案,特別是在基因醫療、免疫腫瘤、微生物和藥物治療等新領域。

  一些高度引人注目的併購案包括百時美施貴寶(BMS)以740億美元收購癌症藥物生產商Celegene;艾伯維(ABBV)斥資630億美元買下愛力根(Allergan),將最暢銷的治療關節炎和抗衰老藥物及許多名人去皺所施打BOTOX大廠加以合併;輝瑞(PFE)砸下140億美元合併美國治療乳癌及攝護腺癌藥廠Medivation。其他著名的跨境伴購案包括日本武田(4502.JP)以620億美元接手愛爾蘭夏爾(Shire),以及以320億美元收購Baxalta。

  多數併購案在尋求擴大規模、擴充產品組合,並隨著舊藥專利到期而增加新藥和生物科技的渠道。生物科技的研發成本十分高昂,企業需要通過加大規模來分散風險並促進發展。大型的生物科技公司多具備更多的資源用以評估新的創新和證明成功商業化的記錄,同時在將產品和服務推向市場時應對監管要求。

  投資生物科技常會同時面對巨大的風險和成功前景。例如,CK Life Sci (775.HK) 去年在其美國子公司Polynoma針對皮膚癌疫苗第III期臨牀試驗有利消息的激勵下,股價攀升了200%。但先前自從FDA批准啟動該臨牀試驗以來,其股價表現停滯了七年以上。這樣長的研發過程需要更多持續的現金浥注。

  隨著人口逐漸老齡化,生物科技和醫療保健的投資前景相當高。包括谷歌、IBM、阿里巴巴、騰訊和平安集團在內的互聯網科技公司都想分一杯羹,通過AI收集患者的臨牀和遺傳資料而顛覆傳統醫療保健行業。大部份的投資仍集中於在線診斷和治療,以及對醫療和患者的數碼支援。大型藥商和生物科技新創企業在新藥開發、治療和取得監管批准方面,仍具有優勢。

博譽顧問集團資深顧問

周亨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