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股魔鏡——從金融業探察經濟前景

  即使像是Netflix和亞馬遜等早前我們談過的高科技股票反彈至新高,多項中美重要實體經濟數據創歷來最急劇收縮,包括中國第一季度GDP年減6.8%,為首度負成長;而一般預計美國第一季的GDP下降10%,第二季下降34%;在過去四周中,美國申請失業救濟人數已激增至2,200萬人,失業率約為13.5%。

  因感染趨勢放緩、Gilead試驗治療佳音,投資者對即可恢復經濟抱有希望,導致個別股價反彈,但衡諸一些大型銀行在最近第一季度報告中對前景的推估,看起來似乎過早樂觀。

  摩根大通、富國銀行、美國銀行、花旗集團、高盛和摩根士丹利的報告指出2020年第一季度利潤減少了40%到89%。縱使有史無前例的刺激和紓困措施,這些銀行都認為整體經濟將進入蕭條期,而嚴重程度和持續的時間目前仍難以確知。

  銀行收益的大幅減少,主要是由於美聯儲將利率急降至接近零而導致利差縮小,加上銀行對於信用卡和小型企業貸款相關的潛在信用損失準備金急增。

  在第一季度中,美國五家大型銀行的準備金總額已達200億美元。其中,摩根大通和富國銀行按比例提供了巨額撥備。前者分別在信用卡業務及石油和零售貸款業務撥備44億美元和24億美元,而後者作全面30億美元撥備。花旗銀行則預留了49億美元的額外信貸儲備相等9.5%的貸款損失準備(LLR)。

  到目前為止,和一些歐洲銀行相比,有分析師在做過壓力測試後指出,美國的銀行體系因較高的一級資本充足率及美聯儲無限購債,更有能力承受衝擊。

  鑑於龐大的量化寬鬆計劃旨在促使下半年的經濟強力恢復,投資者應留意確實信貸損失率和不良貸款的前景。

博譽顧問集團資深顧問

周亨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