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股魔鏡——新韓流

  最近,韓企在海外的IPO廣受媒體關注,像是有亞馬遜2.0之稱的韓國第一電子商務平台Coupang上周在紐交所遞交了首次公開招股申請,將採用新經濟股的雙重股權結構。若其今年成功以35-40億美元的估值上市,就將是繼2014年阿里巴巴後最大規模的外國公司上市案,也讓持股佔37%的軟銀得以穩健退出獲利。根據其招股申請書,儘管其2020年的收入翻倍達120億美元,但仍呈報淨虧損4.75億美元。令人驚訝的是,據Euromonitor稱,儘管韓國人口相對印度和東南亞市場為少,其電商市場預計全球排名第三,僅落後中國和美國。

科技市場中佔有利位置

  蘋果、高通、英偉達及特斯拉等眾多美國科技大企也依賴韓國高科技公司作為其核心技術的供應鏈。三星顯示器及LG顯示器為智能手機、電視及電動車信息娛樂系統提供OLED屏幕。而三星電子是除台灣台積電以外唯一可以批量生產4納米半導體及製造相關先進AI晶片的代工廠。LG化學及三星SDI都是特斯拉、福士、寶馬的主要電動車電池供應商,並在電動車和可再生能源存儲需求大增的時代,佔據有利位置。

  在疫情流行期間,許多韓國高科技公司仍通過虛擬活動發佈創新產品,促使美國及韓國科企間的跨境交流得以提高。全球科技企業Colt Technology Services最近即趁美韓間熱絡的科技交流之際,擴展SIP中繼連結服務覆蓋,支援美國及韓國間更頻繁的VoIP語音及串流活動,從而把握潛在的市場需求。

  上述提到的韓國科企的股票交易價格普遍較美國和大中華地區同類的企業低。香港投資者可留意安碩韓國200ETF或美國的相關韓股ADR,以考慮是否值得參與韓股。

博譽顧問集團資深顧問

周亨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