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亨 - 談談資金流動|財股魔鏡

美聯儲上周如預期加息75個基點。儘管許多商品的價格壓力是由於供應衝擊所造成,為控制通脹壓力,主席Powell也事先預告七月可能會進一步加息。

由於滯脹的憂慮,全球股市繼續受挫,對利率敏感的增長型及科技型基金,早先已經出現資金大量流出,債券及固定收益的互惠基金也連續五個月錄淨流出。根據最近一項調查,繼第一季及四月出現資金持續流出後,投資者五月開始將約360億美元的資金重新配置回美國的股票基金。

儘管大多數投資者認為,隨着利率回升,應將資本重新分配給銀行業和金融服務類股,藉此獲取利息收入,可望賺取更大淨息差收益。但由於美國消費者債務在2022年第一季接近16萬億美元,高於疫前水平,而大部份的增長來自住房抵押貸款、車貸及學貸,它們很可能受利率上升的衝擊。因此,投資者在挑選相關的銀行與金融類股應更加小心謹慎。

受到政府疫情期間發放現金支票刺激,很多美國消費者都大舉消費。部份舉債消費的消費者,較易受宏觀經濟放緩與生活成本上漲的影響。消費貸方及先買後付的金融科技服務商,如Affirm、Klarna,因此面臨更大的信用風險。對於擁有大量信用放貸組合的銀行,潛在的欠款增加及費用將對淨利息收益率帶來負面影響,投資者須注意逾期欠款與撥備是否有增加。

除了以上的債務風險之外,政策變動也會影響資金流動。美國11月即將舉行的期中選舉,也為更多的紓困計劃與監管政策轉變帶來不確定性。美國證交會提出交易流程變動,加大交易透明度的計劃,將影響金融科技經紀平台向Citadel及Virtu等大型造市商支付定單流的政策。這對於Robinhood、Sofi及 Webull等多個金融科技服務商與線上經紀商帶來挑戰。任何監管政策的重大變化,對這些新興服務商的未來收益及盈利,以及散戶流動性都會有所影響。投資者要多留意相關政策的發展。
博譽顧問集團資深顧問
周亨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