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傅講場——法治機制水平

  法治機制十分重要,除了完善法律制度外,法官質素也很重要,無論法治制度、法律精神、條文如何完善,如果沒有有相應水平的法官執行,完全沒有意義。

  最近裁判官李志豪就侮辱國旗案,判處二百小時社會服務令。判定理據是因為沒有量刑標準,亦不及焚燒國旗嚴重,所以判得比較輕,引起社會嘩然。

  法律系一年級學生在讀司法系統時也知道,普通法裏法官判案時,要考慮上級法官判案先例,如果沒有上級法官的判例作為指引,他應該參考同級法官。

  民運份子古思堯在二○一三年焚燒及塗污國旗被判九個月,二○一八年塗污國旗被判兩個月,今次是踐踏國旗再掉下海,比起焚燒侮辱性更大。

  既然有這兩個做判例作參考,為甚麼法官輕判二百小時社會服務令?這樣是否反映他的水平不足,判案時連參考同類型案件都沒做到?特區法官水平參差,甚至很多沒有達到水平。如果裁判官是這樣判案,他的法律水平比一個一年級法律學生還要低。現在須關注的問題有兩個:量刑標準和監察法官。

  首先,筆者建議成立一個量刑標準委員會,這樣可以避免法官說完全沒有參考性。

  其實在其他案件也有量刑標準指引,例如藏毒超過多少毫克就判刑多少年,在上訴法庭已有不同指引。現在「動亂性」沒有指引,就應該成立量刑標準委員會。

  第二是成立法官監察委員會或是司法監察委員會,去監察法官及律政司水平,又或是把現在的審計處升格變成監察處,它的權力範圍包括監察法官水平及其運作和律政司運作,但並不會干涉他們判案的過程,或是執行是否檢控過程。過程我們不可能監管,因為會影響其獨立性,但對於他們的水平可以提出意見。

  總括來說,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必須有合格的司法和檢控人才。

國藝娛樂主席兼創辦人

冼國林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