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傅講場——學生會成大學管理層?

        中國在發展過程中其中一個嚴重錯誤,就是一九六六年發動文化大革命而引申出來的紅衞兵運動。一群年輕小夥子被縱容至不可收拾的地步。指罵長輩、老師、校長,將中國傳統的「尊師重道,敬老尊賢」的精神弄至蕩然無存。雖然後來撥亂反正,但遺禍超過十多年。

  今次冷血貼文,上次暴力圍堵校委會,以及中大學生會圍堵副校長逼令其收回譴責信,現今學生會的行為,令筆者聯想到當年的紅衞兵。每次校方高層為免自己成為攻擊對象,都會給予藉口向學生屈服。這和當年校長老師為求脫身向紅衞兵學生下跪求饒不遑多讓。

  一封由校長發出大是大非的譴責信,副校長被學生會學生兇巴巴兩三句,居然為求脫身而承認未有足夠和學生會溝通而發出是有缺失而同意收回。他在眾目睽睽之下不敢和大學校長立場一致,譴責學生張貼港獨言論的不當,反而為求脫身向港版紅衞兵叩頭認錯。這些尸位素餐的校方管理層,就是助長言語暴力及學校歪風的主要因素。

  學生會的成立目的是成為校方與學生溝通的橋樑,好讓校方了解學生需要而不用面對太多學生不同意見,卻也是校方卸責的方法。校方認為只要學生會沒意見就可以當完成諮詢,不料這樣一來就讓別有用心之人洞悉,只要控制學生會就可以箝制學校,甚至影響其他學生。

  既然各所大學不能讓學生會發揮應有職能,教育局是否應該考慮介入及認真思考各大學學生會的角色?作為一個負責任的教育界一份子,大學管理層亦不應該以教學自主為理由,拒絕接受監管及政府介入,繼續讓學生會成為港版紅衛兵培養基地。事實上他們根本控制不住學校歪風蔓延,直接講是管理不善,而需要監管機構介入協助撥亂反正。

財經、影視名人及武術家

冼國林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