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說無聲——每一個晚上

  在西班牙朝聖路上,認識了很多同行者,他們各有故事,皆為同一個目標而來,希望在朝聖路上尋回真我。

  Alberto是典型的西班牙人,我是在潘普洛納認識他。Alberto有着南歐人的大眼睛,熱情奔放,樂觀知足。西班牙人生活安定,做事悠閒自得,不緊不慢,享受生活是人生第一大事。我與他談了很多關於信仰及心靈話題,投契非常。告別時,他說他的家就在朝聖路上一座小鎮,預計三天後我會路經,到時再見。話雖如此,我們並沒交換聯絡便各自上路,我以為所謂「到時見」,只是香港那種「得閒飲茶」式的禮貌告別,但事後讓我頗意外。

  因腳踝扭傷,用了五天才走到Alberto居住的小鎮。徒步朝聖者一般投宿沿路的庇護所,大部份沒特定收費,靠捐款維持,內裏設施簡單,睡的是上下碌架牀。在這鎮上有兩間庇護所,我選位處河邊的一間。入住後第一件事,是在太陽落山前把衣服洗好晾曬。想不到洗衣服時,Alberto來找我,對於生活在香港的我,覺得這種沒有事先約定竟然成真,有點不可思議。

  原來那天在潘普洛納分開後,他乘車回家。在我到達前兩日,Alberto每天到鎮上兩間庇護所找我。當晚他請我到家裏用餐,太太下廚,簡單的菜色,盛載濃濃的人情味,像回到從前,沒有社交媒體,沒有網絡,沒有電話,人與人彼此的交往,憑藉的不止是在別人的post上按like,而是真切的相處,彼此感到人情的溫度。

  聖雅各之路朝聖回來後,我一直回味在路上與其他同行者的互助與互勉。八月二十三日,夜色中,獅子山上乍現光芒,有人告訴我這是「香港之路」其中一段。山上光霞映照山下眾手相連,人心給溫暖包裹,成就一刻有着感動與希望的真正平靜,讓我對內心平靜再多一層的領悟:不是社會平靜了我們才能平靜,而是我們的心平靜了社會才能重回平靜。

  祝福香港!

水歌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