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說無聲——希臘風

  在慈山寺佛教藝術博物館中看到一尊有如希臘男神的佛陀像,深目高鼻,雙眼流露着深邃的悲愍智慧,整尊造像散發着一股攝人魅力,令人神往。很多人未必知道,佛像起源,與希臘藝術有莫大關係。佛像的故事,是地球最早期的全球化現象,其中內涵,可以作為香港在探索自己的文化認同過程中,作為歴史借鑒。

  談起佛教造像藝術,源頭可追溯至希臘化時期的印度犍陀羅文明。這是一個亞歷山大大帝東征過後留下的混亂局面。羅馬帝國西起歐陸,南抵非洲,東向跨過安納托利雅高原,直達興都庫什山脈的廣袤疆域。犍陀羅的貴霜王朝也正是希臘化時期的大時代縮影,在希臘化王國的極東之地譜寫出與佛教信仰混融的新篇章。

  佛教原本創發於印度恆河流域,在佛陀離世後的數百年間,佛的追隨者嚴格遵守著導師的教誨,避免刻畫描繪導師的形象,僅以法輪或佛足印記作為佛陀存在於世間的線索,此為無像時期。或許,佛教本來可能順着這傳統直到現在,就像是伊斯蘭教一般,仍堅守著傳統,不去想像或試圖勾劃至高教主的形貌。

  但在貴霜王朝時期,佛陀形象悄然現身,一股新的藝術浪潮全面襲捲了犍陀羅地區,即如今巴基斯坦及阿富汗部份疆土內。至今我們仍不清楚是哪位大師首先創造了佛像,又是如何成為大家共同認可的佛陀形象。富有創造精神的犍陀羅文明打破了維持數百年的傳統,以西方寫實主義的藝術語彙,重新詮釋佛教故事與佛教的諸聖者。

  佛陀的形象自此被大家所熟悉,佛陀身着一襲袈裟,蜷曲的秀髮有如波浪般柔滑,五官英挺,高鼻深目,英俊秀朗的面容帶著些許抑鬱的神情,將佛陀的形象永遠定格在青年的時期。

  來自遙遠國度的風格串接起東西兩地的古老文明,以希臘文化中自然寫實的精神,賦予東方信仰嶄新的面貌,用他們創新且兼容並蓄的胸懷,帶領佛教藝術自此走向一條完全不同的道路。

水歌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