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說無聲——遇見了你

  佛教起源於印度,是古老的東方宗教哲學體系。但佛像藝術的緣起,卻是東西文化交匯的成果。在希臘藝術風潮的影響下,佛教造像藝術約始於公元一世紀,在印度西北犍陀羅地區,即今巴基斯坦、阿富汗一帶,開展壯麗篇章,塑造出佛陀留在世人心中的永恆形象。

  犍陀羅藝術中,各種描繪佛陀說法的浮雕圖像最引人入勝,這些作品帶有電影感,彷彿一場場無聲戲劇場景在我們眼前上演。慈山寺博物館其中一件犍陀羅浮雕藏品,出場的人物角色極其繁多,有帶著頭光的天人、長鬍子的執金剛神、擎持蓮台的龍王、還有凌空而翔的飛天等等,祂們零散卻佈局精巧地環繞於佛陀四周,交織成一幅宏大的法會場景。佛陀手結轉法輪印,雙唇輕抿,似乎才剛結束了一場演說,正在小憩片刻。從雕刻家對眾人面部表情的細緻刻畫,我們知道佛的說法令聽眾心靈獲得昇華,法語雖畢但眾人意猷未盡,似乎仍沉浸在剛才聽聞佛說法時的禪悅法喜之中。

  光影投射下的畫面,混合着感動與雀躍的氣氛,與會的聖眾三三兩兩,隨性地與鄰座友人互訴感受,或五體投地禮敬佛陀,或手拿花穗正準備供養佛陀,各以不同行動表達着內心的觸動與崇敬。這樣生氣盎然的說法圖浮雕,令人想起雅典衛城巴特農神殿內的浮雕,有着異曲同工之妙,同樣歡愉的慶典氛圍,所不同的是故事內容已從希臘神話一轉而為佛陀說法。

  犍陀羅佛像藝術代表了積極理解及融匯外來文化,並勇於突破傳統的自我創造與實踐。在一代一代藝術家的努力下,漸漸形成一種既具有本土特色及性格,同時又充份吸取了外來文化養份的嶄新藝術傳承,是東西方的遇見後的結晶。接下來,這股藝術浪潮沒有拘泥於西方的來時路,卻以自身充沛的能量,沿着絲綢之路,越過雪山峻嶺和沙漠,來到犍陀羅文明的創造者所不曾觸及的另一個東方文明古國——中國。(三之二)

水歌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