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說無聲——一千次日落

  香港最美的日落,我首選在大澳。記得小時候是爺爺帶着我們一家,首次踏足大澳,每次想起那些年一家人總在星期天出行,走遍香港的郊野,在山間草地上野餐,看着遠山,香港山山水水,是我童年時光裏最深最美回憶。

  上星期和朋友去了一趟大澳,還配合了其他行程,用一天感受一下大嶼山的宗教人文氣息。我們以東涌做起點,行至石門甲,再上寶蓮寺。這條路為「法門古道」,法門古道旁有一條被稱為「曹溪」的溪流,在鳳凰山與彌勒山之間由上而下流入東涌灣,故此古道又名曹溪古道,名字充滿禪意,有六祖教法遺風。一路前進,沿途經過不少寺院、精舍和蘭若,清幽寧靜,此路原為出家僧侶行走所用山徑。現在除了山腰地塘仔由聖一老和尚開山的寶林禪寺和山下的羅漢寺及少數禪院外,其餘大多數看來已經荒廢。一路上山,經過茶園,約兩個半小時便會到達昂平,可在寶蓮寺用過午齋再繼續行程。

  下午由昂平再出發,行馬路經深屈道往鹿湖方向前進。香港有兩個鹿湖,一個在西貢,另一個在大嶼山。在大嶼山的鹿湖,位處幽谷之中,曾經有黃麖出現,所以有「鹿之湖」的美譽。金秋鹿嗚,空谷幽蘭,這裏同樣吸引了不少修道人在此建廬修行。曾有傳說,宋代堪輿名家賴布衣曾經南來,指出大嶼山是:「大象拖小象,代代出和尚。」之局。不論傳說孰真孰假,大嶼山一直是香港方外之地,「人間四月芳菲盡,山寺桃花始盛開」,往惜的大嶼山,有如西安近郊的終南山, 曾經是隱世高士修心之地,世間俗事在此變得雲淡風輕。在三十年代是此地佛寺廟宇成立的高峰期,鹿湖這個山明水秀的地方,漸漸便成為了佛教著名的道場,修行者以女眾為主,與男眾出家人為多的地塘仔齊名。

  穿過鹿湖谷地,我們一行乘巴士到達大澳。在大澳文物酒店的玻璃屋餐廳我點了一杯cappuccino, 看着日落,遠處的港珠澳大橋延綿無盡。一天的古寺幽徑行,我的心得到洗滌,欣賞天邊漫天灑落的紅霞,我希望香港在經歷了暗夜後,黎明即將會來到。

水歌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