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說無聲——愛回家

  生長在香港的年輕一代,未必明白內地「春運」的意義。港人年三十晚的團年飯,就是提早收工,早點回家吃一頓豐盛晚飯,晚上再相約朋友外出熱鬧一番。

  在內地,回家過年對很多人來說,是一部有如史詩式的大旅途,是遊子每年的大事。「春運」是中國農歷春節前後發生的大規模交通運輸壓力現象。近三十多年來,春運大軍從一億人次增長到近年接近三十多億人次,相當於讓非洲、歐洲、美洲、大洋洲總人口搬一次家,是人類史上最大規模移動。

  在我童年記憶裏,隔若干年父母就帶我們全家回到老家探望祖母。每一趟返鄉旅途,稱得上是攀山涉水,因為當時內地物資短缺,還得帶上大包小包的各種生活用品回去,這種跋涉苦旅的滋味,我認為是和平時期近乎逃荒的經歷。

  我有幸見證香港柴油火車的最後歲月,火車上有人售賣小食,現在還記得吃過的滷水雞髀。到了深圳,我們轉乘火車到廣州,在廣州還要留宿一晚,父親要去張羅廣州去武漢火車票(這是我人生第一次聽說武漢!)。到達武漢後還要轉乘客輪沿長江到達老家安徽。整個旅程是三天二夜,來回就需要六天時間,返鄉一家團聚在記憶中是一項巨大工程。

  世界改變了,內地變了,香港也變了,我的回鄉經歷,現在看來有點像是史前回憶。科技發展讓世界變小了,但家卻變遠了。不過,在最終無法彌補的遺憾到來之前,我們應該訂下一個重要的邀約,無論如何在這個一年最重要的節日,回到那個很「遙遠的家」,陪陪父母,讓一切紛擾在親情中復歸平安。

水歌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