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說無聲——憶苦思甜

  最近的朋友圈,最常見到的是朋友分享的行山抗疫、郊外避疫的post。如果要找出看待疫情的正面意義,是大家一下子提高了個人衛生防護意識,更珍惜身邊人,終於明白健康才是唯一的要義。而我在盲搶物資現象中,完全理解了我們父母一輩的上一代人,為甚麼這麼珍視每一件物品,不願意浪費的道理。

  前兩天朋友請我和幾個知交到他府上相聚,大家放下口罩,此時此刻,這種場景,有着患難與共的悲壯。大家談的話題圍繞時局,眾人對政府表現的評價就不在此浪費文字了。不過席上有人提出「多難興邦」的典故。記得四川地震時,溫家寶到災區北川中學的臨時教室,給高三的學生,在黑板上寫下的就是這四個字。多難興邦的說法早可溯至《左傳·昭公四年》晉平公與司馬侯的對話:「鄰國之難,不可虞也。或多難以固其國,啟其疆土。」意思是說國有苦難,反而可以作為興國的基礎。

  中國人有種以吃苦為磨練的文化美學和哲學。從上古開始,中國人被教誨,要成功,必吃苦,孟子說:「故天將降大任於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疫情下反思,導致苦難的源頭,除了不可控的病疫,如果還加上了人為的因素而加深苦難,這種人禍之苦的存在,真的可以能「有固其國」嗎?

  最早公開武漢疫情的「吹哨人」李文亮醫生被忽視的例子,可以看到,苦難興邦的重點,不能只宣傳要人民風雨同舟,患難與共,更為重要的,是居廟堂之上的當權者,能否從國家之難中醒悟,不可漠視「多難」的源頭,或比天炎瘟疫更為嚴重的成因。

水歌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