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說無聲——信者得愛

  前幾天收到一封來自意大利的信,在互聯網年代,還有人肯親筆書寫一封信,貼上郵票,用時間的溫度去傳遞信訊,這好像是太遙遠的事情了。

  信上寄出地是貝加莫(Bergamo),最近在新聞上知道意大利疫情嚴重,隱約聽到貝加莫這個名字,怎樣想也未能從記憶中找到丁點與這地方的聯繫。我拆開信,裏面除了信箋還有一張聖母瑪利亞像,寄信人是Alessandro,原來是我去年行走歐洲聖雅各伯之聖路上認識的年輕人。

  記得當時在庇里牛斯山朝聖路段,於法國和西班牙邊界的小店裏認識了Alessandro。他十九歲,立志成為一名天主教道明會修士,他遵照修道院傳統,隻身去一次聖路朝聖。我當時很好奇,根據所知,天主教會教徒與司鐸比例失衡,教會面臨神父短缺問題。現在願意在修道院過一生的男性不多見。一般修道院的修士大多上了年紀,而願出家修行的年輕人寥寥無幾。我當時還在短期出家中,我佛教僧侶的身份讓Alessandro感覺異常親切,非常投緣,之後在聖路上共行,彼此照應。一路上大家從天主教與佛教出家生活的同異,吸引了不少人加入我們對宗教靈性的討論。

  一場疫情,他在貝加莫修道院中想起我,信中寫道:「There is nothing more beautiful in the world than seeing the presence of God in your brothers, and I wish my dear brother well and happy in Hong Kong。」(世上最美的事莫過於在你弟兄的身上看到神的臨在,祝福我在香港的弟兄!)看着他送我的聖母像,我看到觀音的慈悲,不一不二,無有分別!我也祝福你,在意大利的弟兄。

水歌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