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說無聲——整座城市的安慰

  我想像假如我是歐美醫護人員,在疫情前線奮鬥,面對呼吸機及醫療設備不足,要決定誰該優先接受治療,每日都面對生死攸關的抉擇。刻下,美國有最多確診病例,情況堪憂。

  一項調查顯示,疫情下,全球最安全的十個國家/地區之中,香港是其一。當巴黎不再浪漫,紐約退去繁華,梵蒂岡聖殿冷寂之時,我們有沒有反思活在香港,對很多事太過理所當然。

  新聞報道有港女被困秘魯,她三月五日抵埗,當時全球疫情非常嚴重,但她堅持去,當她在當地被隔離,不停抱怨「旅舍唯有就地取材給我們一些比較差的食物」、「隔離期間三餐都係劣食!」等,港人平時活在福中,忘記了幸福非必然的道理。

  香港有一種投訴文化,正如滯留秘魯港女向傳媒投訴,或有港人在外旅遊,往往投訴當地人辦事的效率,反正「我要投訴你!」在香港已成根本咒語,可用於任何地方皆可靈驗一般。但不要忘記,一個地方的人,如果大眾欠缺鼓勵文化,而更多人濫於投訴抱怨,恐怕只會讓更多人形成遇事怕事的風氣,令想做事的人洩氣卻步。

  世界因這次疫情而突然改變,就算有錢也搶不到廁紙,想探望年老父母卻變成了可能的傷害,簡單的朋友相聚變得太難。若要在負面疫情中找到正面意義的話,我們應該重新學習感恩及知足。

  香港,有很多人認為有諸多不足的地方,但我活在這裏,其實知足了!

水歌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