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說無聲——怪你過份美麗

  香港連接海洋與大陸,接通東方與西方,是一交融開放的社會平台。同樣身為中西文化的使者,與辛亥革命同齡的楊絳先生,是學貫中西又才華橫溢的學者、作家、翻譯家和外國文學研究家,有「最後的貴族」之美譽,可否啟發現在的我們呢?

  楊絳先生在一九一一生於北京,一九三二年畢業於蘇州東吳大學,後入清華大學研究院外國語文學系研究生,此間認識錢鍾書先生,兩人於一九三五年結為伉儷,同赴英國牛津大學與法國巴黎大學進修。一九三八年回國後任教於上海震旦女子文理學院及清華大學外語系教授。二〇一六年病逝。歷經戰亂與社會運動,一生坎坷,皆不動搖其志向與熱忱,成就無數精采的文學及翻譯作品。

  腳踏中西的楊絳先生熱衷傳統文學,擅於散文,文采絢麗,筆耕不輟,獨樹一格,創作生命力最為持久的作家;她通曉英、法兩國語言,在西方文學與文化的傳播方面貢獻頗深,其翻譯作品亦備受肯定,曾為準確翻譯《堂吉訶德》,自學西班牙語,率全國之先出版從西班牙語直譯中文的譯本,並獲西班牙國王表彰。

  學養,意指學識及修養,兩者相輔相成。面對來自四方八面的不斷動盪,飽受殘酷的對待及冤辱,能有所成就,因她始終堅守個人對文化的信仰,無問東西、海納百川,待人溫良和煦,從容向上,故被譽為「最後的貴族」,這正正是現在的我們值得借鑒並傳承延續的。

  面對世局,處於東西匯流的我們若要前行,便要承傳中華文化精髓,也要勤學全球新知洞見,去蕪存菁,學以致用。楊絳先生縱貫東西,皆因心靈從沒被逆境所困,心靈的自由永遠由自己決定,重點是在全面與透徹的認識之後作出選擇,並不斷成長。畢竟有所選擇並尊重不同的選擇才是真正的自由。

水歌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