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說無聲——男人的浪漫

  朱自清在《背影》中真摯細膩地描述父愛朱鴻鈞所表現的含蓄但溫暖的情懷,但現實中兩父子的關係其實不太好。而父子冰釋前嫌的關鍵,是《背影》文中所提及父親給兒子的一封家書。可能大家會想像這封信,一定寫得情深意切,刻骨銘心,才讓遠在他方的遊子看後感動落淚,忘記過去種種,重回老父懷抱,事實上這封信非常簡單,只有短短幾句:「我身體平安,惟膀子疼痛厲害,舉箸提筆,諸多不便,大約大去之期不遠矣。」對於嚴肅木訥舊時代的嚴父來說,提筆寫信,需放下長年樹立的自尊。因為這是向不見已兩年的兒子示弱,希望兒子探望和關心自己。

  寫信時,朱鴻鈞已屆花甲之年,人生到最後歲月,是總結自己一生的時候。朱鴻鈞晚年心裏也難免會為家庭的不和樂而感到惋惜,他思念著兒子,後悔前半生的種種武斷,影響到兒女的生活。做父親的內心先有了變化,放下執念,兒子也因為父親的改變而放下了自己的怨恨,繼而在心中浮現的是父子間無盡的親情與愛。至親的情誼,隨著時間,容易刺傷人的棱角被時間磨滑,年歲大了,理解多了,終於弄懂不要為贏咗場交,輸咗頭家的道理。

  中國社會中,父親的角色有點像紅綠燈。當你在疲倦時,想向父親撒嬌,得到的可能只是刺目的指示燈光,和刺耳的提示聲。到你長大,會發現父親的嚴厲,只是為你的每一步憂心。愛,即使沒有用口表達,而是默默地、愛面子地、傲慢地實踐,也是令人窩心的。正如長大後每一次回家,父親都會緊張萬分,但不會像母親的嘮嘮叨叨,他會為你默默添一碗飯,而且份量正好,一切盡是男人的浪漫。

水歌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