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說無聲——摘星

  如果你和香港的Z世代談他們喜歡的流行文化,你會發覺大部份甚少提及香港藝人,更多的是傾情韓國影星或者K-Pop偶像。我們這些中年大叔,搞不清「防彈少年團(BTS)」及「EXO」有甚麼不同特色,但我們曾經歷過香港八、九十年代的輝煌時代。香港流行文化於韓國佔一席位,《英雄本色》等港產片在當地大受歡迎,周潤發、張國榮等明星廣為當地民眾喜愛。

  曾幾何時,無線電視的戲劇或香港電影能賣埠全亞洲,廣東話娛樂文化影響了很多人。如今,韓劇力量超日劇,高踞Netflix熱播榜首。我第一套接觸的韓劇是二〇〇四年的《大長今》,第一次看到韓國傳統服飾和宮廷御膳,看出趣味。另一部《藍色生死戀》,有人說劇情儼然是粵語長片的加長版,只是主角由白燕、張活游、吳楚帆換上了宋慧嬌、宋承憲及元斌,但在紛擾世代,觀眾想看的故事不用太複雜,大概只要演出一生人中,有多少想說的話未說出口,想做的事未能完成,大家就流下共鳴的眼淚。近年韓國電影《上流寄生族》在國際影壇勇奪多項大獎,反映韓國電影除生活題材外,也敢於揭露社會矛盾,這一點值得致敬。

  回到香港,在政府網頁上這樣寫到:「香港的文化藝術及創意產業,融會中西,包羅萬象,式式俱備,質量皆優。」審視一個政府是否有作為,不能只聽口號的壯美,要看交出的成績。一九九〇年代韓國前總統金大中提出「文化立國」政策,制定《文化產業振興基本法》,如今「韓流」為國家帶來的利益遠超文化本身。我感歎香港不知何時能再次締造自己的巨星?

水歌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