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說無聲——無言感激

  前幾天歡送了一位朋友回流溫哥華,席間大家不免想當年,談起年少時在溫哥華種種往事。原來年紀漸長,真的會不其然懷舊,那些曾經在楓葉下的歲月,一幕幕都是靜好的回憶。

  香港是一座不夜城,五光十色,街上路人行色匆匆,每個人仿似有做不完的事情,連WhatsApp 也要標上「busy」,提醒別人其實我好唔得閒。我記得約二十年前剛從溫哥華回來香港時,打電話給人談工事,我還是用加拿大的慢活節奏,開場先問候幾句,再談一談天氣,遭對方冷冷的回一句:「唔該快啲。」這一句有如當頭棒喝,把我從加拿大的慢活節拍中,一下子轉換成香港的緊湊模式。

  《哈利•波特》的誕生地是在英國愛丁堡的大象咖啡館(The Elephant House),傳說作家J.K.羅琳成名前為了節省一些家裏的暖氣,她來到這家咖啡館點一杯最便宜的咖啡,在這裏寫作一整天,從而在此完成了第一部和第二部《哈利•波特》。香港很難會有這種故事,因每間店座位有限,租金高昂,很難找到一個地方可以讓你叫一杯咖啡坐上一整天。記得在溫哥華時,我有一間長期打躉的小店「Cheesecake Etc」。這間店的位置在溫西的Granville 橋頭,最出名是芝士蛋糕。溫哥華的冬天,下午約四點半就已天黑,我放學後整個下午躲在店內靠窗的小桌,喝一口熱朱古力,整理厚厚的課堂筆記,有時窗外下着小雪,店內有濃濃的芝士雲呢嗱甜香,直到今天難忘那段無錚歲月。我感謝溫哥華訓練了我怎樣活在平凡和安靜當中。

水歌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