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說無聲——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

  在《頭條日報》寫這個專欄,轉眼年半,寫作真的有助沉澱思緒,每一篇文章,都是一次自省的機會。記得剛剛開始寫這專欄的時候,正好是踏上歐洲聖雅各聖路徒步之旅的日子。在法國庇利牛斯山的一個小旅舍,坐在種滿丁香花的旅舍外的小花園,看着黃昏的彩霞,寫下那個星期要交的稿子,這情景讓我真正體會了高曉松的名句:「這個世界不只有眼前的苟且,還有詩與遠方。」

  香港過去一年半,可以說是經歷了很多很多。這一年半所發生的種種,將永遠改變香港的未來。我從小在香港長大,曾在外地讀書生活了一段時間,但始終都把香港視為我的家。我聽到有朋友說,香港變了,變得和以前不一樣了,話語中顯得有點無奈。我是一個喜歡改變的人,事實上這世界也沒有事物是可以永恒不變。香港正經歷一個時代的轉變,變不是問題,重要的是香港會不會變得更好?

  上星期和朋友小聚,他很熱衷風水堪輿。朋友興致勃勃地向我大談香港由八運轉九運的分析。他口抹橫飛說了很多,但內容大概也是聽過了就忘記了,不過有一點是記住了,就是九運是由二〇二四至二〇四三年,香港在九運中將會形勢大好。我對八掛命理一向不會執着,但我是一個樂觀的人,所以我選擇相信香港的發展會更光明。

  「江山風月,本無常主,閒者便是主人。」今天這篇是我暫別《頭條》的最後一文,我想用蘇東坡《臨皋閑題》的這一段作為我的臨別分享。江山風月,本來是沒有主人的,誰在用便可以說是主人。香港是我家,我願香港繼續美麗。

水歌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