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網潛航——電話卡實名制

  香港政府於上月宣佈開始對「電話智能卡實名登記制度」(電話卡實名制)進行公眾諮詢,網絡社群及IT業界紛紛表達意見。筆者認為,雖然電話卡實名制現時未發揮作用,但這個是全球執法機關都需要的一個設置,所以是必須推行的。

  首先,電話卡實名制能有效抑制及對抗罪犯,這一點的有效性並不是絕對,最低限度現在不是。罪犯使用匿名電話卡犯案的重點是「跨境」,這是一個用來對抗傳統執法機關,進行跨境罪案調查追蹤絕對有效手段,可抗衡不同地區傳統執法機關掌握資料差異性及行政時間限制。

  如要以電話實名制對抗罪犯,便需要全球所有的司法管轄區,同時進行同等設置,才能真正發揮作用。故此電話卡實名制要真正發揮作用還需要時間,畢竟不是所有國家都是同步。

  有部份人擔心,電話卡實名制會有容易洩露個人私隱的危機,這點筆者認為有點杞人憂天了!以澳門為例,市民只要把電話卡放在電話內連結上網絡,就會自動轉到登記的網站系統,就如使用者平日登入電郵網站或使用電訊商Wi-Fi網絡的過程一樣。畢竟一般人到電訊商開電話卡,也需要做相同實名登記。至於電訊商會否洩露資料,便要靠電訊管理局、私隱專員公署和民間使用者團體共同進行監察。

  第三件事是電話卡數量只限三張,這個數量是怎樣推論出來的?而且公司業務使用和個人使用是一樣?我同意在業務尤其是營運、開發、測試上這個數量並不足夠。然而個人使用者能夠負擔又願意登記,那用多少張有甚麼關係。限制數量絕對不是一個好的想法。

  最後是關於執法程序問題,我同意執法人員要有法庭手令,但建議最好釐定清晰毋須法庭手令的「某些迫切或緊急理由」。若要市民守法便要知道法例底線,這點不釐定清晰,只會令市民擔憂。

TOZ聯合創辦人

龐博文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