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網潛航——自由者從不下跪

  上星期筆者討論受網絡攻擊和騷擾的情況時,提及到「信息無政府主義」及「黑客行動主義」,本周筆者應讀者要求,詳細解釋他們的由來、理念和行事準則。「信息無政府主義」是由「無政府主義」及「黑客行動主義」(Hacktivism)融合的產物。「黑客文化」早於1970年代中期出現,「信息無政府主義」一詞則是在《時代雜誌》2000年7月一篇名為《信息無政府主義者》文章中首次出現。

  「無政府主義」是一個歷史悠久的政治理念及運動,旨在反對所有強制性的階級制度,它認為國家體制對人群有害,而沒有存在的必要。傳統黑客埃里克‧雷蒙在其著作《新黑客詞典》中的「黑客倫理」,就直接定義黑客是天生的反獨裁主義者。「無政府主義」和「黑客行動主義」這兩種思想,在本質上有不謀而合之處,所以不難理解為何在黑客群體中,出現「信息無政府主義」。

  在「信息無政府主義」下有很多分類,例如「自由軟件基金協會」以發佈大量開源及自由軟件分享給大眾或者推廣「Copyleft」概念,來對抗大型軟件公司的斂財軟件授權方式;「電子邊疆基金協會」透過眾籌募捐,以法律訴訟方式對抗跨國企業及政府,在網絡上侵犯私隱人權自由的行動;又或者更激進的「黑客行動主義」者,例如80年代北美的「死牛崇拜」、「海盜灣」P2P群體,以及今日的「匿名者」,透過網絡攻擊,來宣揚政治主張或社會正義。

  「信息無政府主義」鼓勵和實踐匿名網絡,所以支持營運Telegram及Signal群體,屬於「密碼學無政府主義」類別。如果大家想了解更多,建議可在網上參考「黑客宣言」內容。

TOZ聯合創辦人

龐博文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