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紀行——再談馬友

  上星期寫馬友魚,有釣友私聊說:「香港水域地位特殊,面積雖然只佔有南中國海的零點零五個百份點,卻匯合沿岸多條不同的岸流,加上不同地質的海牀環境,海魚的種類就佔了南中國海海魚種類中的總和三成。多樣的海洋生態,讓錄得的海水魚量不斷更新,據說有接近一千種不同的海洋魚類可以在本港水域發現。」

  不談經濟,不談政治,不談人民風情,想不到這一個南海小漁村,獨特的地位程度,連海魚的包容性也特別強!

  小時候住香港仔,大馬路的魚市場上每天海魚的種類確是五花百門,那個時候最愛紅衫魚,當時不懂吃,喜歡的原因就是香煎紅衫魚可以配茄汁,甜甜酸酸開胃的味道。至於紅衫魚配茄汁或是配番茄煮蛋,都是我最愛的味道。那時候有了紅衫魚,那怕小孩不吃飯!

  紅衫魚魚味重肉質鮮味一層層,幾乎每星期都會吃,後來賣魚佬說日本人炒貴了,買不到大條的紅衫魚,只能吃小朋友手掌大小的,老媽就開始買馬友魚或鯧魚來香煎。鯧魚肉滑但不及馬友魚脂肪多,香煎馬友魚,外皮脆脆油份多,把它蘸喼汁,成為過渡後紅衫時代的美味。

  我是孻仔,基本上每天跟着老媽上市場,市場去多了,魚和大家都諗熟。那時候魚販是擺地攤的,賣魚佬最怕我摸他的魚,一見到就會用半乾的蝴蝶魚敲頭。當時未知道開邊的是一夜干,後來老媽買來吃,感覺怪怪又鹹又實的。馬友魚屬於硬質鹹魚,新鮮的好吃,為何又要曬鹹魚?魚佬話:「馬友魚神出鬼沒,一出現就是一大群,賣不完用重鹽來醃製,是保存長久美味的最好方法!」(www.youtube.com/channel/

UC39gFX0VF1BxPRDOfFu4Lmw?view_as=subscriber)

紀曉華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