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馬韋論——韋達用心良苦

  韋達年僅兩歲時首次坐上馬背,在南非跟隨其現已離世的父親習騎,他的父親也曾擔任騎師。一般當地騎師都會到南非騎師學院習騎,韋達亦不例外,他畢業後在南非贏大賽起朵,輾轉來到香港策騎,十三次冠軍騎師成績曠古爍今。

  童年時的周俊樂接觸過馬術後,從此愛上騎馬,還選擇入讀香港賽馬會見習騎師學校,之後到澳洲接受訓練,在當地取得七十七場頭馬。

  因為勞景暘被撤銷牌照,令周俊樂比預期早一年展開其在港見習生涯。韋達亦深知「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的道理,在首戰已安排兩匹實力馬給徒弟發揮,結果不負所託,周俊樂連同兩匹外線馬共取兩冠一季一殿成績,即時被大衆捧到上天。

  再經歷五次賽事,樂仔未能再添頭馬,過程中發揮亦有誤,但細心留意韋達也是用心良苦,將不少新馬及中後置型馬匹給予徒弟發揮,循循善誘按部就班,總好過一味安排快放馬,令其騎功單一欠變化。

  都係嗰句,季尾減十磅威力之大是被肯定的,除了吼前置馬是常識,歷季來看,泥地千二及直路賽都是爭取成績的路程。周日一戰,新馬不明的「和諧神駒」、出自601強組,落班突試大閘的「勁進」及季初在強組泥地蝕形勢入Q的「如真如假」,大家不妨優先留意。韋少

韋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