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同音——香港IT行業的進和退(上)

  在過去30年,筆者親眼目睹內地在IT行業的急速發展。香港在回歸初期,推出數碼港、科學園,目的也是希望發展IT行業。到今天,大家會感到唏噓,很多人會說我們失去了一個機會。今天香港政府急起直追,成立科技局、津貼研發工程師,希望在這方面有所突破。雖然我們訂立了一些政策,在落實的時候困難重重。

  在科學園和數碼港進駐的公司,他們所聘請的研發工程師可以得到政府的津貼,差不多是他們工資的全部。這個津貼如果是本科生只能夠是香港畢業的同學,只有博士生才可以來自海外,不過限制了只可以是100大的大學。本地的畢業同學,不一定願意在初創公司工作,他們寧願在大機構做管理的工作。香港大專院校修讀研發科目的同學,畢業之後不一定會從事自己本科的工作,部份會轉行、部份會做管理工作、部份會離開香港,所以這個供應非常缺乏。對於初創的科研單位,吸納本地畢業生非常困難。政府只允許引入海外博士生,但是100大的博士生未畢業的時候已經給殿堂級的公司吸納成為僱員,怎樣也等不到香港初創公司的聘請。換句話說,政府這個政策,又再一次堅離地。

  另一個非常可惜的,就是來自海外在香港讀書的同學,畢業之後大部份都會離開香港。最大的問題就是香港居住環境狹窄和昂貴。香港的周邊城市例如深圳、廣州對於人才都給予住房獎勵。部份表現出色的專才,政府甚至會送給他們一套房子。在人才政策,吸納海外人才,香港非常落後。最大的原因我們還是擺脫不了地產的魔咒。待續

金利通科技主席兼執行董事

洪集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