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同音——大數據(四)

        無論在商業、社會選舉、科學研究、醫學研究、股票市場操作等等的大數據,利用大數據作為預測有關行為和走勢是大數據最大的應用和價值。

  大數據的本質就是要解決問題,問題的解決來自於判斷,判斷的基本就是一個預測。例如這次新肺炎,將達到甚麼感染數字、甚麼月份將會到達高峰、甚麼時候開始回落,這個是一個大數據的分析和預測。把病人分開兩組,一組用中醫治療,另外一組用新西藥治療,最後的結果是甚麼,也是大數據。

  筆者曾經遇見內地一間公司,他們大概在四年前開始利用大數據預測股票走勢。他們的做法就是在互聯網上,在討論區上面,鎖定某隻股票,利用大數據技術搜集該股票的意見,有人看好,有人認為不可以,做一個分析,再配合這隻股票的走勢,把在互聯網搜集到的資訊,化為大數據分析,把它量化,最後變成一個預測數字。據說這間公司的預測有很高的命中率,而命中率在某個程度受制於數據的數量,數量越大的命中率愈高,deviation越小。所以這個趨勢可以有效地預測一些熱門、經常被討論的股票。這也是大數據一個很好的應用。

  其實上面這間公司所做的預測,英國華威商學院和美國波士頓大學的研究一早就提出,用戶可以通過谷歌搜索金融關鍵詞來預測金融市場的走向。內地的公司就是把這個研究和理論落實在真正的市場上。

  舉一反三,香港公司金飯碗所推出的中國工資指數,實時反映中國不同行業,不同職位在不同地區的工資,同樣地可以利用同樣技術作出一個預測。這個就是大數據在預測方面的成就。

金利通科技主席兼執行董事

洪集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