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同音——司法權

  最近這段時間,自從香港「下籤局長」在美國被捕和入獄,華為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到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其實都是圍繞着一個法律觀點,就是司法權的問題。

孟晚舟引發討論

  其實最基本的原則,就是哪裏犯法,就在哪裏執行司法權。這個理解非常簡單,例如一個朋友在香港被打劫,他不可能在菲律賓報警,因為菲律賓對香港沒有司法權。

  這個基本的法律解釋,在幾十年前已經由美國的海外貪污法Foreign Corrupt Practice Act和Export Control Regulation出口控制法律一步一步的延伸到海外。

  只要證明當事人和美國有一定的關連,這些法例不單止可以在美國有效,覆蓋範圍更包括美國以外地區。

  如果你電匯美金予海外人員,因為你使用了美國的美元轉換中心的服務,這個也可以作為和美國的其中一個牽連。

  只要你是美國公司的職員,很自然的你也是和美國有牽連。所以在這種解釋的情況下,司法所屬地的概念已經變得愈來愈模糊。

  如果其他國家向美國的做法看齊,那麼整個司法權的執行將會愈來愈廣闊。

  筆者認為,司法權的國界限制其實背後是尊重一個國家的主權,司法權利。如果把一些簡單的牽連也可以應用某一個國家司法權的話,那麼基本的司法權制度將會變得蕩然無存。

  慢慢這個地球將會由超級大國逐步壟斷,這個是利用法律,利用自己國家訂立的法律,強加於別國的行為。

金利通科技主席兼執行董事

洪集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