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同音——香港有房屋政策嗎?

  回歸之後,幾任特首對於房屋政策都有不同的做法,香港缺乏一個長期穩定和有效的房屋政策。其實住屋問題不單止是居住的問題,它牽動了金融體制,間接地影響政府monetary and fiscal policy貨幣和財政政策。

  政府的金融政策,可以透過收緊或者放寬樓宇購買首期訂金多少,來放鬆或者收緊經濟的增長;可以通過銀行要求樓宇首付多寡來調節經濟。

  但是今天發展商可以自己向買家提供貸款,而法律上,政府沒有辦法對發展商這種做法予以控制,也就是說這個貨幣政策已經煙消雲散。香港的發展商已經到達了足以制衡政府政策的地步。

  令人痛心的就是現在的年輕人,兩口子都是大學畢業生,都沒有能力購買一套房屋。社會出現了一個畸形現象,大學生畢業之後就申請公屋,趁自己的工資還沒有向上升的時候,把包袱推給政府。另外一個現象就是寧願做散工,更容易申請公屋。這個現象長期下去,除了給政府帶來負擔之外,還阻礙了海外人才到香港工作。很多海外科技人才到香港,就是因為沒有辦法解決居住問題而放棄,所以我們的社會成本不單止是對公屋負擔這麼簡單。

  很多時候我們看見政府考慮房屋問題,着眼點都是在土地供應,為甚麼不思考一下從法律上監管一些抗衡政府金融政策執行的行為呢?如果沒有腰纏萬貫的地產發展商提供超額的首次付款,房屋價格沒有可能推得這麼高。

  換一句說話,房屋問題不單止是一個土地供應的問題,而是一個香港財閥失控的問題。是一個香港法律沒有監管到的問題。

金利通科技主席兼執行董事

洪集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