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同音——珍愛企業家(二)

  在香港經營企業,最大支出有三樣:土地、工資和利息(money cost)。當你從歷史角度去分析土地和工資變化,你會感覺非常奇怪。四十年前大學畢業生的工資和今日畢業生的工資比較相差不大,可能是6000元和12000元的差別。但是房子每方呎的差別,可能是1000元和20000元的差異,這反映土地奪走企業的大部份資源。換一句說話,人才沒有得到恰當的增值。

  企業在經濟上得到增長,這個收入應該投放在工資上面,從資源管理角度,應該投放在人才培訓,有人才的增值,這個企業才有進一步發展空間。如果公司的收入被土地費用蠶食,公司要生存,只可以在其他費用上節省,很自然出現上述情況。

  筆者曾在美國跨國公司工作十年,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之間,可以說是美國黃金發展時期。該公司把很多收入投放在人才培訓,差不多每一位員工每年都會接受公司聘請的培訓學校,針對有關專業進行培訓。在十年間,我每次探訪美國工廠,發覺他們的樓價真的十年如一日,公司的資源可以更好的用在人才上面。

  政府需要減輕企業的經營成本,增加競爭力,地產興則百業衰,不是沒有道理。香港成為全世界房地產最貴的地方,是一個悲哀!也是香港人才的悲哀!

金利通科技主席兼執行董事

洪集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