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同音——珍愛企業家(三)

  公司的成長取決於一個和平穩定的社會環境,社會上的法治法規,同樣對企業運作造成影響。

  自從美國提出反恐、反洗黑錢活動,香港的金融機構面對更多法律法規監管。以前香港要成立一間有限公司,可能一天辦完;開設一個銀行戶口,可能幾天辦完。現時有限公司開辦一個銀行戶口可能需要幾個月,銀行甚至會提出購買基金要求。銀行要應付監管機構,需要聘請更多人才應付,很多業務都盡量避免處理,這些額外的支出和每況愈下的工作效率,最終就是企業用戶埋單。

  筆者曾經說過,香港是東南亞富豪的錢櫃,但是經過雷曼兄弟、香港聯交所DQ這麼多股票後,這些富豪都害怕了。其實不但是東南亞,內地的富豪面對同樣每況愈下的香港投資環境。

  良禽擇木而棲,新加坡將會是最大的得益者。大家從來沒有聽過美國政府制裁新加坡的銀行,新加坡股票交易所從來沒有搬龍門,把上市的公司DQ。很多外來的企業都不願意在香港等幾個月開一個銀行戶口,所以跑到澳門,澳門是另一個沒有外匯管制的中國土地。海南島將會是另外一個。如果香港還不醒覺,香港的金融地位將會不保!企業家離開香港,將會是意料之內的事情。

  香港缺乏有責任心的政府官員,缺乏問責的制度。在其位的朋友沒有高瞻遠矚的視野,不明白企業家需要甚麼,繼續陶醉在香港的過往成就,今日就是香港痛定思痛的時候!

金利通科技主席兼執行董事

洪集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