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同音——香港缺乏目標管理

  香港在亞洲地區是較早擁有地下鐵路的城市,筆者記得當年新加坡地鐵興建在香港之後,當新加坡地鐵建好時,筆者到新加坡公幹,發現新加坡地鐵在月台上設有幕門,當時香港經常有人跌落路軌,回來香港後筆者寫信給香港地鐵,希望他們學習新加坡。

  幾年前我到新加坡,見到他們的郵輪碼頭上岸的地方,就是聖淘沙旅遊景點,連接賭場和旅遊設施,比起香港啟德郵輪碼頭,整個配套設施實在有天淵之別。

  香港的強積金成立至今接近20年,現在擁有9187億元資產,政府沒有積極參與,主要資產由幾家主要來自海外的保險和基金管理公司負責,這筆資產主要投資在全球不同股票市場。

  香港企業嚴格來說沒有直接受惠,新加坡的強積金可以幫助解決社會問題,MPF供款者可以使用MPF購買政府樓宇,保障基本生活。

  新加坡MPF購買大量新加坡政府債券,真正做到取之於民,用之於民。

  新加坡政府成立的投資公司,其中一個主要資源就是來自MPF,香港的星展銀行是一個典型投資例子,新加坡政府通過海外投資,幫助市民積累財富。

  今日香港居民平均居住房屋的面積是人均15.8方呎,上海市24.2方呎,新加坡25.1方呎,深圳27.9方呎。

  其中一個關鍵就是我們沒有很好地利用過去20年強積金的資源管理。香港缺乏目標管理!

金利通科技主席兼執行董事

洪集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