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同音——首富和均富

  當筆者在求學的時候,每當閱讀報刊關於社會上世界級首富發跡史,興致勃勃。成長之後,懂得思考,又有另外一個境界。

  他們的財富是怎樣賺取的?誰埋單?一個750萬人口的香港,居然可以誕生前列的世界級首富,為甚麼德國、新加坡、加拿大不可以。因為他們的均富做得比香港好。

  脫貧和均富是每一個政府的責任。每當看見內地政府宣佈幫助多少人脫貧的時候,心中總是非常激動。

  脫貧不是捐助,是幫助貧窮的朋友,安身立命,例如幫助農民,把他們的農作物通過新建好的公路運出市區售賣,並非捐助他們多少金錢。

  要幫助的人口太多,就採用一個發達城市,幫助一個貧困的城市來處理。

  整個過程倚靠的就是大家的善心和真心,決定成敗在於政府的領導。

  香港這麼細小的地方可以誕生這麼多世界級的富豪,因為政府缺乏均富的政策。

  我們沒有資產增值稅,今年買的房子20000元一呎,一年後30000元一呎賣出,不用交資產增值稅,富者更富。

  稅務局最容易追討的就是打工仔的薪俸稅,大財團的利得稅有專業人士維權。

  香港就是這樣貧富愈來愈懸殊,也就是這樣製造了機會給有心人煽動年輕人對社會的不滿。

  香港需要均富的理念和政策。

金利通科技主席兼執行董事

洪集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