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同音——老人要活得有尊嚴

  根據統計,香港老年人口將會由2019年的18.4%,增至2039年的33.3%,所以老年人的生活質量將會是社會的一個焦點。2019年香港男性出生時的平均壽命是82歲,女性是88歲。假設社會的平均退休年齡是65歲,那麼退休之後老年生活還有大概20年要過。香港政府在醫療費用、支持老人院津貼等等不遺餘力,但是所產生的經濟效益是否達到最高的產出點?

  筆者對香港老人院認識膚淺,但是我明白政府津貼宿位一個月花費接近一萬元。居住在老人院的長者,他們的居住環境、膳食,得到的服務和政府的津貼比較是否合乎比例?整個過程監管是否完善?監管是否到位?

  開辦老人院盈利其實是良心錢,盈利多寡直接受制於服務到位和質量。社會上經常聽到老人院粗疏對待老人,例如在天台用水喉排隊為老人沖涼。筆者有機會參觀過香港老人院,衛生條件、膳食可以說具備香港標準。但是缺乏活動空間,缺乏組織群體活動,居住的老人缺乏文化和娛樂活動。

  能破就要能立,下面是筆者一些小建議:香港的學校都有家長會,老人院也需要,監督老人院最理想的就是老人的親人。香港有非常多的慈善團體,結合老人院組織文化活動提供給老人,是一個方案。政府津貼老人院的費用,應該部份專款專用。例如老人院派遣員工和老人到醫院看病,每次500元,這類費用應該在津貼裏面扣除,政府需要深入帳目安排,不要貪方便,節省人手只撥大數而失去監管的功能。

金利通科技主席兼執行董事

洪集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