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同音——本地產品抬頭

  筆者在學校修讀經濟時,西方的一套灌輸自由經濟體系和各地發揮經濟優勢的重要性。今天世界變了,大家都在提倡民族生產的重要性。之前大家會強調服務行業在經濟比重的重要性,因為服務行業的利潤相對比生產行業要高。但是今天的情況變了,尤其是經過新冠疫情洗禮,各地民眾搶購呼吸機、測試劑和疫苗,證明科學知識和生產能力的重要性。

疫情印證科學重要性

  從宏觀角度而言,製造行業尤其是這次的新冠疫情有關疫情產品,演變成為國力對比和競爭。各個國家爭相推出疫苗,本地的產品率先服務自己的市民,政府的採購也朝着這個方向。

  香港的文化如何轉變和適應這個新的潮流,決定香港製造的前途。其實香港有很多有心人,不論在科研上面,生產方面,竭盡所能貢獻社會。政府的採購方針有沒有配合?

  香港需要有一套傾斜本地製造的政策,當我們面對整個大氣候都是這樣處理的話,如果我們繼續奉行自由經濟的理論,將會是一個大傻瓜!

  除了生產之外,香港的資本市場又怎樣向本地公司傾斜呢?如果聯交所缺乏社會責任,做大不做細,香港的企業將會更難得到市場的融資!這個將會是經濟發展的一個極大阻礙!

金利通科技主席兼執行董事

洪集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