喁喁語——何家耀闡釋「粵劇小武」由來  李龍鄭敏儀古腔演繹《平貴別窰》

  由「采泠薈」主辦之《四代小武薈采泠》,2020年6月下旬於高山劇場新翼演藝廳舉行,共上演五套小武戲,包括:詹浩鋒和梁非同演《穆桂英招親》(藝術指導:王惠玲);黎耀威和陳銘英演《宋江之借茶》;譚穎倫和陳銘英演《宋江之殺惜》;何家耀、鄭敏儀、楊健略和吳敏婷演《紅鬃烈馬之西蓬擊掌》;李龍、鄭敏儀和鄺成軍(傳統古腔)演《紅鬃烈馬之平貴別窰》,是一次非常難得的老中青匯演盛事。

  何家耀老師親自撰寫「粵劇小武」之來由。「武戲應是戲班表演藝術最後形成的部份,粵劇是第二個自己創造武戲的劇種,為了區別於京戲而自稱南派,京劇武戲領軍人物叫武生,而粵劇則叫小武。小武盛於紅船班,以粵劇有代表性的傳統戲《六國大封相》為例,它改自《全印記》,講述蘇秦拜相的故事。同治七年記錄下紅船班的江湖十八本,特點是新編的戲如《西河會》、《雙姑緣》等,又是小武擔的武戲,現今流傳下來而為人熟識的傳統南派小武戲碼有﹕《山東響馬》、《大鬧黃花山》、《斬二王》、《金蓮戲叔》、《平貴別窰》、《打洞結拜》及《鳳儀亭》等。  撰文:徐蓉蓉

徐蓉蓉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