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定乾坤——齊心抗疫始終如一

  近月市民最關心的議題必是新型冠狀病毒,以及由此而引起的一連串民生問題:口罩和消毒劑等防疫物資、糧油食米以至廁紙供應等,長長人龍的畫面歷歷在目,加上學校停課近兩個月﹑政府部門在家辦公等,香港可以說過了一個不一樣的春天。

  過去二十年,香港經歷過禽流感、「沙士」、甲型H3N2、豬流感……巿民面對疫情,可謂經驗豐富。追溯歷史,也不能不提香港開埠初期面對的鼠疫。

  當時華人的居住環境狹窄惡劣,在牀底飼養牲畜是閒事,再者當時並沒有公共衞生的概念,亦沒有完善的排污系統和潔淨的食水供應,華人習慣把垃圾和污水就地倒出門外,並只靠一條山溪的水來支援整個太平山區,這樣的環境,為病菌提供了良 好的傳播條件。

1894年首宗鼠疫

  一八九四年五月八日發生第一宗鼠疫感染,其後個案日增,五月十一日港英政府宣佈香港為疫埠,禁止華人出境。鼠疫爆發地點主要集中在上環太平山街一帶,正是屬於華人聚居的地方。當時每天有約八十宗新症,一天的死亡人數可多達一百人。

  鼠疫後來成了香港的風土病,幾乎年年爆發,影響數十年。港英政府也推出一系列防疫措施,包括用消毒藥水清洗太平山街,為受影響區域的民居進行消毒,這也是俗稱「洗太平地」的由來。

  政府的潔淨局(相當於今天的食物環境衞生署)又在煤氣街燈上掛上黑色有蓋圓桶, 箱內裝有可殺菌的藥水,讓市民將打死的老鼠放入箱內,再由潔淨局職員清理,又因他們當時穿著黃色的制服和膠鞋執行任務,巿民取「黃」字的同音,戲稱潔淨局職員為「老鼠王」。

  老鼠箱高度只有半呎左右,掛在半空,離地約四呎,但燈柱則高達十多呎,兩者放在一起就形成強烈對比,鬼馬的香港人發現走在一起的兩個人(特別是情侶)如果高矮相差明顯的話,以「燈柱掛老鼠箱」去形容最貼切不過,而這形容語甚至被應 用在粵語長片對白裏。

善長仁翁與港並肩

  最終,法國籍科學家葉赫森(Alexandre Yersin)在患者屍體中檢驗出引致鼠疫的病菌,才解開鼠疫為禍之謎。

上環太平山街華人聚居的房屋後來全部被拆掉,現時該處為卜公花園;而位於上環的醫學博物館前身正是病理檢驗所,就是為了預防及控制鼠疫和其他傳染病而成立,其建築物現已被列作法定古蹟。

  在香港的抗疫史上,一路走來有不少善長仁翁和商界企業與港人並肩,在疫境中同心前行。以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公用事業煤氣公司為例,百多年前的煤氣燈掛上老鼠箱,為港人提供便利的方案協助解決鼠患;二○○三年「沙士」襲港,煤氣公司亦推出延緩繳交煤氣費計劃,以協助業界紓解周轉壓力,又送湯水慰問醫護人員。

  今天香港面對新型冠狀肺炎,不少巿民擔心受感染而不敢外出用膳,生活受到影響。於三月開始,煤氣公司免費為香港所有食肆噴塗納米光觸媒消毒劑,希望增加市民外出用膳的信心,同時協助餐飲業應對疫情。

  相信憑藉「獅子山精神」,大家同心協力,團結一致,必定能克服目前困難,跨過疫境,向前邁進。

香港中華煤氣有限公司總經理——企業事務

楊松坤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