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几」主義——虛幣又「虛」又「弊」?(二)

  熟悉筆者的朋友都知道,我向來對耗廢大量電力,以Proof of Work方式運算「挖掘」,包括好像比特幣這一類虛擬貨幣嗤之以鼻。本欄過去曾詳細解釋甚麼是Proof of Work,有興趣可到《頭條日報》網站重溫。

  早在今年5月5日,筆者在本欄中《拯救地球卻無力挽回婚姻》一文中曾警告:「巴菲特對虛幣嗤之以鼻,芒格更加以『令人作嘔』(Disgusting)形容……要知道虛擬貨幣挖掘,都需要耗廢大量能源,其不可刪改和難以追蹤特性,往往會被不法份子用作清洗黑錢之用,雖然去中心化及區塊鏈技術,絕對有可取之處,但從投機炒賣角度而言,筆者就『不置可否』。」

比特幣由高位「腰斬」

  說時遲,那時快,比特幣價格由當時接近6萬美元水平,至今累積跌幅達五成。內地政府連番出招嚴打虛擬貨幣,繼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中國銀行業協會及中國支付清算協會,禁止內地金融機構和支付機構,開展任何虛擬貨幣相關業務,國務院副總理劉鶴,上月在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上,強調要打擊比特幣挖礦和交易行為。

  內地政府打壓虛擬貨幣,招數可說是層出不窮,今年五月內蒙古推出措施打擊虛擬貨幣挖掘,四川省近日更以「斷電」方式,暫停虛擬貨幣挖掘。

  為甚麼那些虛擬貨幣礦場位於四川省?原因是當地水力發電比例高,電力成本相對較低,很多掛羊頭賣狗肉的科技企業,表面上從事科技研發,實際上每日只是耗電挖掘虛擬貨幣,毫無生產力可言。

  從一些虛擬貨幣資訊平台數據顯示,目前市值最高的虛擬貨幣比特幣,全網平均運算力,比歷史高位大跌三成多,反映這些位於中國境內的礦場被暫停營運後,整個市場運算力出現急劇下跌。

中國關停礦場運力急降

  由於內地早已嚴厲禁止境內投機炒賣虛擬貨幣,現已全球最高峰時有接近七成半比特幣新增供應,是在中國境內被「挖掘」出來。但內地政府嚴厲打擊礦場,勢必嚴重衝擊市場整體供應和需求關係。

  還有更重要兩點的是,原本不可被追蹤和篡改概念,已被一擊即破。美國政府早前成功追回,石油服務公司Colonial Pipeline被黑客勒索,以比特幣支付的贖金。同時美國政府也出招,要求企業如以比特幣交易,只要超過一萬美元便要向稅局申報。另一方面,中美兩國早已摩拳擦掌,未來將會推出官方發行的數碼貨幣。

  中美兩國聯手打擊,虛擬貨幣的下場,或許只有一敗塗地。

金利豐證券研究部執行董事

黃德几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