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几」主義——內地出招殺雞儆猴

  黨慶前歌舞昇平,黨慶後風聲鶴唳?對於內地互聯網企業管理層,甚至持有這些股份的投資者,或會有這種山雨欲來的感覺。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網約車平台滴滴出行(DIDI)正式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中國共產黨慶祝100周年慶典後,中國國家互聯網資訊辦公室隨即「出招」,指控滴滴出行嚴重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資訊,並且需要作出整改,藉以保障用戶個人私隱,DIDI手機應用程式更遭下架「極刑」,原有用戶仍可使用,新客戶則不能下載。

  對於紐約證券交易所而言,滴滴出行上市當然是塊肥豬肉,後者集資金額達到44億美元,成為繼阿里巴巴(BABA)之後集資規模最大的中概股。

  最吊詭的情況是,滴滴出行遭下架調查前,集團其中一位管理層,更在社交平台上,大事抨擊那些指控他們把訊息用戶數據,在美國上市過程中,有機會落入美國政府手上的人。數天過去,說法已經變成「真誠感謝主管部門指導滴滴排查風險」,承諾「認真整改」。

加強監管互聯網企業

  內地監管機構這把尚方寶劍,選擇在滴滴出行正式上市後才「出鞘」,某程度上有種殺雞儆猴意味。要知道,中美兩國博弈從來沒有歇息,在全球各國政府對於反壟斷和私隱監管,要求愈來愈嚴謹情況下,內地監管機構對所有互聯網行業龍頭企業,特別是涉嫌違反,反壟斷罰則寡頭壟斷,以及擁有龐大客戶大數據資料企業,監管力度只會愈來愈大,罰款必定是天文數字。從客觀角度來看,那些大型互聯網企業而言,或會加大他們在本港嘗試或內地科創板上市的誘因,而未必會選擇紐約證券交易所或納斯達克平台上市。

  人大常委今年6月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數據安全法》,賦予政府權利,要求私營企業跟政府部門分享數據,禁止數據流出到海外。與此同時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對美國上市中概股監管亦愈來愈嚴謹,箇中原因或跟瑞幸咖啡造假事件有關。

  對於普羅股民投資者而言,上市慘遭滑鐵盧螞蟻集團,相對股價暴跌的滴滴出行,後者帶來的虧損只會更大。

  短期而言,一眾未取得第二上市或兩地上市,只在美國上市中概股,必然會帶來驚弓之鳥效果,即使本港上市科網企業,面對虎視眈眈的監管機構,股價短線亦難免跑輸大市。

  筆者為證監會持牌人士,本人並無持有上述股份。



金利豐證券研究部執行董事

黃德几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