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樣男教授——男人的包包

  朋友都問我為甚麼每次出門都拿着一個大包包,有時候還會加一句:「成個女人一樣。」我通常都說,現在男女平等,男人拿包包也很正常。

  大部份男人出門都是手空空每一物,錢包、手機都常就塞入衫袋、褲袋。對花樣男來說,除了覺得「不雅」之外,實際上,根本不能滿足現代男人的需要。

  我的手袋裏有一般城市人必需品,包括iPhone、耳筒、Paul Smith銀包、Katherine Hammett零錢包(絕對不可把硬幣塞入錢包)、日本Cheero充電器(要有iPhone cable,也不能隨意在鴨寮街買個不知名的充電寶)。更重要,花樣男要有一個化妝袋來裝修自己,化妝袋肯定是佔最大空間的。其次,要注意生活細節,我一般帶mini鏡和梳、tissue、無印良品出的抹眼鏡紙、消毒用濕紙巾(現在很重要)和一些簡單的藥品。視乎天氣,一般有防曬傘(日本百貨公司那種超輕又短那種)和太陽眼鏡。又因為在大學教書,都是有一枝簽名筆(不可隨手拿一辦公室常用的原子筆)和有一個日式名片盒(不能隨心放名片)。

  男人的手袋還要經常update,就是不同場合要換袋。日本的百貨公司如Tokyu hands、Loft等可以買到一種手袋的內膽袋(也叫分隔收納袋),出門的必需品就先放入內袋(除了化妝袋外),每天就不用把手袋的物品搬來搬去,只要把內膽袋放進另一包包就可以。

馮應謙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