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樣男教授——紋身的花樣男教授

  刺青、即紋身,是現代文青的其中一個重要標記。以前的年代,紋身有一種叛逆的意味,但現在,紋身給賦予新的價值:是個性的表達、感情的抒發、人生閱歷和階段的紀錄。

  我自己沒有紋身,第一,怕痛;第二,我經常去日本浸溫泉,日本的溫泉是不容許紋身男浸浴的。於是,只可嘗試紋身貼紙,一般都可玩兩星期左右,又或者,經常八卦周圍有紋身的型男。

  John Erni也是花樣男教授。他的右手手臂紋了一個曼陀羅(mandala),他信佛教,mandala的圖騰,除了是佛教的icon之外,也反映心裏和人生的平衡、平靜的狀態。我自己覺得mandala的模樣充滿層次,為教授加添多一份深度。

  至於甚麼紋身適合你,就真的問自己內心世界,甚麼是你刻骨銘心的人和事,之後研究那一個紋身師能夠了解你的內心世界,之後共同商議圖騰。

  我倒可給花樣男一個建議,可以選擇把紋身放在你的背面,頸背、背脊、手臂或小腿後面。正如John所說,縱使人家在背面看不見你有多靚仔,背後的刺青總給人一種神秘和誘人的appeal。

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

馮應謙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