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樣男教授——「虛擬創作」實體化

  十幾年來,我往返深圳訂造衣服。先畫好設計圖,決定尺寸和剪裁,去深圳買布、買鈕(有時還有lace),跟在深圳的御用裁縫商量如何精準地完成作品。

  之前不少港人在羅湖商業城造衣服,我個人認為,如果大家願意付多一點,有更好選擇。當深圳地鐵未通車,我已經在東門肉菜市場上面的布料市場造衣服。現在可去曬布地鐵站,我經常形容地鐵站上蓋是幾個又一城這般大的布料市場,有世界最好的布料,也有隱世的專業裁縫。經常在布料市場揀料時,碰到不少外國人,他們以為我是國際fashion品牌的買辦。

  上兩個星期開始醒覺,封關一年了,之前所設計的衣着大概都post了在我anthonyslook的IG上。

  幸好有微信、微信支付和順豐快遞。我做一個象牙塔的designer,讀一些時裝雜誌和fashion blog,看看潮流,在寫論文休息中間,設計我的衣服,微信裁縫我的設計。裁縫幫我逛布料市場去live揀布,一星期後在我家中收到我畫的衣着。感謝之餘也很高興見到第一件「虛擬創作」的誕生。

  補充一下,我的裁縫是揚州師傅和他太太,本來造西裝和旗袍的,不知甚麼是fashion,以前他太太經常批評我做一些古靈精怪的衣着,做法太麻煩又天馬行空。我記得的,我要求她用人手縫牛仔布料的西裝(應該手會很痛),又有一件大褸內有三種不同裏布,他們收我同一價錢但三倍工夫。

  轉眼間,跟裁縫一家做了十多年朋友,他們的女兒大學畢業了,並當了醫生。但他們依然一周七天工作,從不間斷。近幾年,裁縫還諷刺我的設計不夠突破,我反而以開會為藉口,不能如此誇張。

  原來人會進步的,我的步伐應不夠深圳和深圳裁縫那麼快,所以,我提醒自己要走出comfort zone,否則浪費了我裁縫的心意。

馮應謙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