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樣男教授——疫下手工眼鏡保養

  習慣了消毒雙手、手機、吃飯前消毒筷子、入屋消毒鞋底。出事了!我消毒了我的眼鏡!原來消毒酒精是不能直接接觸日本製手工眼鏡,之後,眼鏡框出現了一片白色朦朧外層,眼鏡框突然變舊了!

  男士也一般貪快,沖完涼之後,馬上戴上眼鏡吹頭,風筒的高溫也會導致鏡面防UV和藍光的鍍膜龜裂。幸好我每次洗頭後立刻去化妝,乾髮時不會戴眼鏡。

  男士應該培養一個態度:愛眼鏡如愛車一樣,不能刮花、也不能隨意用不知名的清潔劑清洗它。

  我買的都是日本手工眼鏡,特別適合面形細的亞洲人。手工框看來是膠框,其實是由木漿和棉花提煉出來的合成纖維,叫cellulose acetate,相比用石油原料造的塑膠,環保得多,雖然acetate十分耐用,不像膠會碎裂,但也有死敵,有機物質如酒精不能碰眼鏡。

  不過,對花樣男來說,靚是最重要,用acetate製的眼鏡框是一層層手造的,顏色有層次,用的也是天然染料,十分晶凝亮麗,表面有光澤!一分錢一分貨,一個日本手工眼鏡最少都要三千以上,大家不妨趁政府發放五千元去買一個手工框。

  當我的手工眼鏡「受傷」了,我的心又受傷。幸好,朋友開了一間專賣手工眼鏡的小店,他幫我用拋光膏(Djual Cream)人手幫我翻新鏡框(當然可以好像汽車一樣入廠拋光),回復它的青春。既然到店,不會錯過機會,我又買多了一個新的手工框!

  眼鏡店老朋友從前是文創工作者的,現在做文化而生活的實在太艱難,他教曉我一個道理:他從前的筆名叫「一方」,現在的店叫「二弧 」,從一到二、「方」變「弧」,人要隨環境而求變。「二孤」又指一雙眼鏡的兩個鏡圈,人不但是要透過眼鏡看清事物,也藉眼鏡看穿人生。

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

馮應謙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