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1月18日 星期二
  • 17º
  • 79%
  • facebook
  • Weibo
  • RSS

花樣男教授——白色冬天

  一般人覺得冬天是白色的,去旅行就為看白雪,又有白之戀人朱古力、年尾有白色聖誕。不過,對於衣着,大部份人都會在冬天放棄白色或淺色衣服。你趁準備下星期轉涼,順便看看衣櫃,相信你的冬天厚衣服大都是深色的。

  思想就是要突破,為甚麼不可回歸冬天的白色,於是近幾年的歐美high fashion和日系冬季服裝就是白色時尚。我感覺最先受歡迎是白色厚羽絨,這就不用我介紹,Thom Browne和Moncler羽絨都是過萬元一件,一直受名人追捧。

  我想介紹是白色duffle coat(香港人叫漁夫褸),通常前面有牛角鈕(也有其他新款鈕扣的)、後有厚帽,闊身,裏面可穿毛衣,冬天夠保暖。就布料的角度,我把它分兩類。第一類是近年流行的薄外套設計,抗水布料間內藏薄棉花(有些是羽絨),十分輕巧,就是我們小時的棉襖的輕量版,我其中一件是在北京買的,是速寫Croquis品牌的純白的薄身長外套,在灰沉沉的寒天,份外突出。第二類是厚絨的漁夫褸,從前是沒有白色的,理由簡單,白色厚絨遇上塵就變灰色,遇上污跡也很難清理。現在花樣男也要亮麗,寧可穿幾次去乾洗,也要堅持要白色,日本版Old England就是最近sell白色的漁夫褸(日本叫漁師的duffle coat)。

  白色冬裝也有不同變化,如果你覺得穿白外套太張揚,可以穿白色厚褲,上面襯黑色或白色毛衣,再加上純白色的頸巾,也同樣打破冬天不能穿白色的宿命。不過「食得鹹魚抵得渴」,麻甩大叔記得出街吃飯不要吃茄汁和墨汁意粉,效果不用我講。

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

馮應謙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