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私語——存在感

  疫情之下,人與人之間要保持社交距離,貓爺卻不理會,繼績零距離黏住你。無論走到哪裏,總有一隻在左近,有時是腳邊,有時是伸個頭入你臂彎。米爺是會伸手拍打你,要你摸牠的頭。

  牠近日更嗲,會將自己塊面塞過來揩擦我的臉,像法國人打招呼一樣。對牠們來說,可能肢體接觸是一種不可缺失的存在感吧?這種實在的溫度,人類社會究竟何時可以恢復呢?

關慧玲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