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空間——科學 vs 飢餓

  前蘇聯流亡作家索忍尼辛在其巨著《古拉格群島》之序言中寫到一件令人歎息的真人真事:在一九四九年,著名科學雜誌Nature刊出了一則簡訊,提到人們在西伯利亞科雷馬河上發掘時,找到一片凝凍於地下的古河流,在其中凍結着幾萬年前的古生物。這些又似魚類,又似蠑螈的古生物保存完好,在場人們忍不住擊碎冰塊將其取出,烤熟然後吃掉。

  這事件中,到底是科學重要—一個極之難得的機會去研究奇蹟般保存下來的古生物,讓我們知曉更多關於那個歷史時期的一種生命形態和地球狀況——還是吃個飽填滿空空如也的肚子重要?科雷馬是個勞改營,發現古生物的人們是營中囚犯——飢餓的囚犯。

  當年雜誌的讀者或會驚歎於魚肉竟然可以藏在冰河裏幾萬年還保持新鮮,然後繼續坐在自己家中客廳火爐旁的沙發上,翻到雜誌下一頁,讀另一篇文章。可是,大家不妨想想在科雷馬發現古魚那一刻的場面:飢餓的囚犯們匆忙地敲擊冰塊,取出萬年魚肉,把其放到火堆旁,烤熟後便馬上送進嘴裏去,哪管在咀嚼的對了解魚類學有多崇高的價值。

  若然是我自己身處在事發的那個時空,會選擇尊重科學的崇高理想而捱餓,還是緩和當下肚子裏的飢餓情況?我沒有答案。作者索忍尼辛他自己又如何?他會選擇吃,而且會痛快地吃,因為他明白——他曾經是那裏的一個囚犯。

陳家强

hd